破解大秀盒子免费的

此时,慕老与马伯在屋子中聊着天,喝着小酒。

“慕老头,继续装,我要是不认识,还真被给骗了,年轻的时候,可是千杯不醉的。”马伯与慕老在房间中喝着小酒说道。

慕老年轻的时候,带过兵打过战,酒量那是相当了得,刚才只喝了半杯就醉了,打死马伯都不相信。

慕老刚才那席话,骗那两个小年轻人还行,怎么能骗得过他呢?

“嘿嘿,老马,还是那么机灵,什么都瞒不过。”慕老直接承认道。

现在他的样子哪有半分醉意,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。

“老马,应该理解我,我这不是为了这个孙女终生幸福着想吗?我这样做,可是在帮这个孙女啊。”慕老一脸骄傲的道。

张小天身边不缺女人,什么霸道女总裁呀,青春少女,而且,他们的条件都还不差,因此,他这个孙女鸭梨山大,他不得不装醉,推波助澜。

他送出的玉佩与玉镯,那可是要帮助慕秋笛得到正宫之位啊。

张小天如果知道,一定会说姜还是老的辣啊!

慕老人老成精,要是这点演技都没有,那他也就白混了。

“慕老头,看来,以后我也得提防着一点,省得我被卖了,还不知道呢?”马伯开着玩笑道。

金色稻谷中的秀丽女孩

他跟了慕老一辈子,一起跟着慕阳天出手入死,两人的感情早就不一般。

“我也没有骗人呀,哪来的假话?”慕老故作无辜道。

“没骗人?那说说,哪句是真话?”马伯说道。

“那玉佩还真是我母亲留给我的,也是曾经我老伴佩戴过的,我对他们的祈祷也是真的。”慕老语气有些沉重,仿佛想起了什么过往。

虽然他刚才这某些事情上欺骗了张小天,但是出发点是好的,他是真心想要祝福他们。

这的希望张小天能够给这个孙女幸福。

“慕老头,说这些干嘛,要是嫂子还在,又少不了一阵骂了,来,我们喝酒!”马伯直接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!

“来,我们喝,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!”

……

张小天与慕秋笛牵着手,散着步。

他们都没有说话,气氛显得有些沉闷起来。

“张小天,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?”慕秋笛开口说道。

张小天看着他,一脸认真:“问吧,什么问题?”

“是真心希望我的吗?”慕秋笛一脸严肃的问道。

张小天沉思了片刻,最终点头道: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慕秋笛听后,顿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,旋即,踮起脚,在张小天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张小天笑了笑,抱着慕秋笛的腰,说道:“现在有些晚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慕秋笛十分乖巧的点了点头,抱着张小天的胳膊走了回去。

“小天,这是的房间,爷爷一直留着的。”慕秋笛把张小天带到一个房间。

张小天记得,第一次来慕家,他就是住在这里。

可是,世态无常,他做梦都想不到,现在居然成为了慕家的女婿。

“时间不早了,赶紧休息吧。”慕秋笛帮张小天整理好了床,旋即,准备离开这里。

只不过,张小天看着慕秋笛的背影,一阵不舍,说道:“秋笛,等等!”

慕秋笛听了一下,转身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么?”

张小天点头道:“确实还有一件事,我有些东西要给。”

从天神岛回来,张小天可以说,成为了一个富豪,身上的好东西可不少。

因此,有些东西他想要给慕秋笛。

毕竟,当初可是说好了收成平分的,而且,现在慕秋笛成了他的准老婆,他自然不能太吝啬了。

“都是些什么?”慕秋笛一脸好奇的问道。

她可是从小打到,都没有收到什么礼物的。

因此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期待能够得到一些礼物。

张小天拿出一枚空间戒指,里面的东西是准备给慕秋笛的。

就在他摸空间戒指的时候,一个小袋子掉了出来。

这是慕小武走的时候给他的,这东西就是男人们熟悉无比的套套。

张小天见此,顿时就尴尬起来。

慕小武这个家伙,居然害我。

难怪他把这东西给自己的时候,笑得那么猥琐。

原来是这个东西。

张小天想要解释,但是任何解释都苍白无力。

“秋笛,不是想的那样,这是慕小武给我的,我并不知晓。”张小天实话实说的。

但是,这样的实话,并没有太多的说服力。

慕秋笛见此,俏脸立马就红了起来,看着张小天,一脸害羞道:“张小天,这是何意?”

“我真不知道慕小武如此来坑害我……”张小天苍白无力的解释道。

他已经下定决心,下次见到慕小武,什么都不说,想揍一顿这个家伙再说。

慕秋笛娇嗔道:“张小天,知道心里想什么,就不能大胆承认吗?那怪到小武的头上去。”

张小天觉察到慕秋笛说话的语气,有着一丝不对,顿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他看着一脸羞涩的慕秋笛,问道:“秋笛,不拒绝这个?”

慕秋笛一声冷哼,她变现得这么明显,这个家伙现在才反应过来?

她什么都不管了,直接扑向张小天,直接吻在了张小天嘴唇上。

这突然的变化,让张小天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脑袋立马就一片空白,下意识就抱住了慕秋笛。

慕秋笛心里七上八下的,她一个黄花大闺女,这样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做过。

这样的事情,无疑是她最大胆的一次挑战。

在一阵疯狂之后,床单上出现一朵美丽的血红梅花。

慕秋笛十分清楚,自己以后就是这家伙的女人了。

……

马伯神识十分强大,自然感受到了张小天房间的情况。

不过,他断然做不出窥视张小天与慕秋笛做天人之合的事情。

旋即,他的脸上就有些不再然起来,仿佛看见一个大好的白菜,瞬间被猪拱了一般。

“哎,现在年轻人,一定都不清楚洁身自爱。”马伯叹了口气道。

慕老却笑了笑,仿佛此事在他意料之中一般,笑道:“男才女貌,干柴烈火,如果不做点什么,就浪费了良辰美景,说这个,这个糟老头恐怕不会明白的。”

马伯反驳道:“我就是看不惯那个臭小子。”

旋即,他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来,看着慕老爷子,若有所思道:“慕老头,该不会这一切都是所安排的吧?”